随着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放松了资本管制,以及国际资产组合管理者通过向新兴市场企业证券的分散而提高了收益率,发展中国家的企业融资全球化经过多年的酝酿之后,从2002年开始出现加速发展的态势。随着这些变化,更多发展中国家的企业进入世界资本市场来拓宽融资渠道,借款的期限更长,并且通过使用复杂的融资工具改善风险管理。私营企业是增长的主要因素,2002年-2006年,私营部门借款占全部银行借款的60%以上,占新发债券的75%。印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联邦、土耳其等国的金融机构,特别是商业银行成为这些国家银行业中出现的主要的外国信贷大量增长的主要生力军。银行利用国际借贷市场为不断增长的国内贷款组合融资,以及满足提高的资本充足率要求。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压力和流动性充足的市场,国际银行情愿缩小利差,延长期限以及放松信贷标准。

图:1990-2006年国家政府和企业获得的国际债务

图:1990-2006年国家政府和企业获得的国际债务

图:1990-2006年公营和私营企业获得的国际债务

  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在世界主要股票交易所交叉上市,以方便外国投资者交易,并且建立渠道方便满足将来的资金需求。企业往往通过绕过不发达的当地资本市场,遵守主要金融中心所规定的更高标准的会计、报告、信息披露和企业治理方面的要求而从中受益。通过满足这些标准,企业可以降低它们的资本成本。但是过度依赖于国际资本来源也存在一些缺点:

  随着新兴市场企业的规模扩大以及国际业务的扩张,他们将面临更大的利率风险和货币风险。尽管很多企业的风险管理有了进步,但是在两个方面仍然存在一些特别的问题。首先,一些企业持有的不断增长的日圆负债可能没有对货币的变动进行充分的对冲。第二,在很多新兴市场的企业中,建立一套企业范围的风险管理框架的能力受到了限制,如衍生产品市场的不发达造成难以度量、加总和对冲风险。而且,在信贷周期的现阶段,信用风险可能会被大幅度地低估。

  由于银行在国内货币体系中的重要作用,银行大量的外币借款需要引起政策制订者的特别关注。如果相应的政策和监管框架促进健康的银行做法、稳健的信贷配置和适当的风险管理,那么发展中国家的银行的外币借款有助于金融市场的深化和现代化。如果监管不严的话,系统风险风险可以非常大—并且这些风险决不会仅局限于高风险借款人所在的国家。有些国家,特别是那些欧洲和中亚的转轨经济国家,正在经历信贷膨胀,突出的就是那些没有进行金融健康程度和持久度检验的银行。越来越担心有些银行–特别是爱沙尼亚、匈牙利、哈萨克斯坦、拉托维亚、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银行—他们的外汇风险暴露有可能会影响金融稳定。

  保护全球化给发展中国家和他们的企业所带来的好处需要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制订适当的政策,既包括宏观经济政策也包括监管政策。企业有关在海外市场融资的决策应当主要依靠市场力量,公共部门必须要防止企业财务困难对银行部门的溢出效应从而增加系统性风险的情况发生。政策制订者必须要对两个现实问题予以高度关注。第一就是发展中国家的企业的全球化是由强大的市场力量和市场趋势所主导的,而这与世界经济的总体全球化是分不开的。这是一种长期的趋势,并且没有减缓的迹象。综合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发展趋势,值得决策者和监管者予以持续的支持。第二是政府必须要关注短期波动和风险的管理。需要通过市场决定的汇率、更大的企业透明度以及对银行外币借款的政府监管来减少过度的企业外汇借款和财务困难出现的可能性。

  国际金融机构和那些超国家组织(尤其是那些证券和会计领域的组织)可以帮助建立进入发达国家金融市场的明确、统一的规则。国家和地区性的证券监管体系采取的是不能的标准、规则和系统。对于企业来说,遵守多套规则的成本是非常高的。市场压力和国际监管者的措施已经在某些领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统一,特别是会计规则,但是在管理主要交易所中的跨境招股和上市方面,还需要在官方监管和市场激励之间进行平衡。这样做的话,还需要进一步梳理和协调各国在公司治理、信息披露、金融会计准则和处罚机制等方面的规定。